? 第二十六章 虚怀若谷-欲火青春 亚博体育手机下载,亚博app官方,亚博pt娱乐

欲火青春

第二十六章 虚怀若谷

住家野狼2016-11-11 19:8:45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凭借我个人的等级,想要衣冠楚楚的进到这国家一级监狱里边,可能性等同于零。

????要找一个后台,作为推动力让我进入。

????而我在上海唯一的后台就只有卢楚风了。

????虽然我是来破坏他的产业的卧底,可是间接的利用一下他的实力和关系,也未尝不可。

????我拿出来手机,看了看上边为数不多的电力,心中叹惋,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话讲完。

????再加上卢楚风会帮我联系认识监狱里边的人,所以有可能一个电话还不能将事件完全解决。

????我接通了电话,大概长音响了三声左右,那边有了动静。

????接电话的正是卢楚风的声音。

????此时在这种月黑风高的夜晚,四周的环境令我不寒而栗,虽然卢楚风本身和我是对立的,可是听到了他的熟悉的声音,我竟然矛盾的产生了一点亲切感。

????“林河?”卢楚风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,特别是自己人,不需要任何的客套的恭敬。

????“是的,风哥,是我。”我说,此时我不知道自己的音调应该表现的恭敬一些还是霸道一些,只好以平静的声调来回应卢楚风了。

????“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卢楚风问道。

????通过他说话的口气,我判断卢楚风还没有休息。

????我说,“风哥,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,好吗,麻烦你了。”

????毕竟我曾经也和卢楚风一同战斗过,帮助他救下了自己的妹妹卢珊,所以这次我请求帮忙,应该还不算是唐突的不知道自己作为属下的身份的。

????“恩,你说吧。”卢楚风道。

????我感觉似乎有门,没有让卢楚风感到厌烦,于是大胆的回应道,“风哥,我现在手机没有多少电了,我长话短说,具体的事情起因有时间我再说给你,我一个朋友现在被关在上海第四监狱里边了,我想去看她,可是我觉得我的身份铁定人家不让我进去,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,可以让我进去啊,我只是想看她一眼,和她说说话,其他没什么要求。”我说。

????“好,你把她的名字告诉我,还有大概的年龄性别,有什么特征。”卢楚风沉思了片刻后,简明扼要道。

????“她叫李怡,是个女孩,和卢珊同龄的那种女学生,长相比较漂亮,属于娇小型的。风哥,现在主要是我要进去那监狱,不然......”我说。

????“我知道了,你等我电话啊。”卢楚风说完,也不等我回答,就直接自己单方面挂断了电话。

????我被一阵阵的忙音轰击着耳膜,矗立在原地有一些呆滞的等待着。

????关上了电话,我继续注视着那宛如地狱里的堡垒一般的监狱高墙。

????大约五分钟过去了,一直都没有消息。

????虽然我知道五分钟对于联络,找关系,通过关系找到上海第四监狱这边,再在这里拉拢到熟人,让我进去,确实需要的时间是不可估算的不止五分钟那么短的。

????可是我的心思在焦急了,我很担心李怡在监狱里边再做出来什么傻事来,也很担心她现在的状态。

????李怡一个女孩子,如今在那个深牢大狱里边孤零零的一个人,最可怕的是她在上海,甚至说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一个亲人了,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助她,做她的心灵支柱。

????她是一个多么孤独的人啊~

????虽然我不是这样一个人,可是也曾经被失恋的孤独感所侵蚀过。

????那个时候我还有爸爸妈妈,还有很多的亲人朋友,我已经是如此的痛苦了。

????那么现在李怡一个单薄孱弱的小女生呢?

????她的痛苦岂非要比我多承受十倍?百倍?

????越是这样联想,我就越难以平静下来。

????我的眼睛望着手机,在这冰凉的夜晚,晚风还在刮着我的皮肉,握手机的那一只手却已经冒出了汗水。

????我期待着卢楚风的电话赶快响来,就这么又过了大概五分钟。

????终于,手心感觉到了震动。

????我看到手机上亮着的名字正是卢楚风。

????再一次的接通,卢楚风首先发话。

????“林河。”

????“是我,风哥,有眉目了吗?”我心急如焚,虚怀若谷。

????“是这样的,本来我想尽量帮你把你的那位朋友搭救出来,可以我听说她现在犯了一件大案子,惊动了上海政府,上边派人来看管检查的很严格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弄不好,不但她出不来,反而还会连累到我们,所以这件事情很难办,我认识的熟人也只是名利场上的关系,他不愿意冒险帮我们这个忙。”

????“恩,我知道,那么我现在能不能去见她最后一面啊?”

????听到卢楚风关于救不出来李怡的言论,虽然我本来也没有打算把她给就出来,可是卢楚风的话无疑是在潜意识里边提醒我,李怡已经没救了。

????听到这样的消息,我的心中无疑还是凉了半截,一震而过,带来的惆怅和悲哀却是不言而喻的。

????“可以,虽然我们救不出来她,但是你要见她一面,这个要求我还是能帮你办到的,不然我就不是卢楚风了。”卢楚风道。

????“那我现在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进去那监狱了吗?”我问。

????因为马上又可以见到李怡,我本来沮丧的心情再次好转了起来。

????“你现在什么地方?”卢楚风问我。

????“我就在距离那第四监狱大概五百米的地方站着。”我说。

????“这样,你听我说,你要按照我的一步步的安排,才能够成功见到你的朋友,不是你所想的那么方便,随随便便就让一个人在生更半夜进到监狱里探视犯人那么简单,毕竟这里不是幼儿园,我已经和这里的一位副职监狱长打点好了,你必须这么办......”

????卢楚风教授我能够见到李怡的方法。

????卢楚风所说的办法,让我感觉有一点荒谬。

????不过,如果真的和上海第四监狱打点好了的话,这也不失为一个比较可行的方法。

????我只有冒险去尝试一次了,为了李怡。

????最后我和卢楚风道别后,客套的话没有多说就挂断了电话,我要进行按照计划执行的方案了。

????首先一点当然还是要从路程上入手。

????依照卢楚风的说法,我找到了一处最容易被发现的路线,然后张牙舞爪的前行,行动姿态都宛如一个醉鬼,步伐矫健的向那深牢大狱走去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