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十七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-欲火青春 亚博体育手机下载,亚博app官方,亚博pt娱乐

欲火青春

第十七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

住家野狼2016-11-11 15:41:6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黑夜之中,我又掰倒了几个守卫的脖子。

????听见骨头喀嚓的脆响,我心神轻怡,好不爽快!

????化作一道道魅影,突击到院子内。

????深入的越深,就越要小心谨慎。

????终于,我们抵达了主楼的下边。

????大家趋身靠在墙边,随机应变。

????这是座大约有四层的别墅楼,在黑暗之中我并不能看清楚他的具体高度和面积,只感觉黑压压的压迫感笼罩着自己。

????黑云压城城欲摧,

????满目凶光空屠戮。

????我杀心昂然,抬头望向建筑的高层。

????想必油麻地一区的头目,作为老大,应该是居住在比较高的地段吧。

????如果是我的话,我会选择三楼。

????那么我就去三楼杀你。

????我异常的相信自己的第六感。

????我没有给手下们丢下一句话,便自行顺着建筑物的管道上爬。

????我把修长的冥龙剑别在腰间,双手紧紧抓住管道的外沿,双脚则盘压在墙壁上。

????我像只壁虎一样的攀爬向上,冥龙剑在我的腰间轻微的摆动。

????在经过第而层楼的时候,我看见了一个房间里的一个人正在独自喝着酒,躺在沙发上,享受着自言自语:

????这年头,大棚把季节搞乱,小姐把辈份搞乱,关系把程序搞乱,级别把能力搞乱,公安把秩序搞乱,金钱把官场搞乱,手机把家庭搞乱!这年头,女人漂亮的不下厨房,下厨房的不温柔,温柔的没主见,有主见的没女人味,有女人味的乱花钱,不乱花钱的不时尚,时尚的不放心,放心的没法看!这年头,老婆像小灵通经济实惠但限本地使用,二奶像中国电信安全固定但带不出门,小蜜像中国移动使用方便但话费太贵。情人像中国联通优雅新潮但常不在服务区!这年头,一哥们说北京地铁拥挤不堪他怀孕的老婆竟被挤流产了;昨天他问上海的地铁是不是好些,上海的哥们说更糟:上个月他老婆乘地铁竟然被挤怀孕了!这年头,教授摇唇鼓舌,四处赚钱,越来越像商人;商人现身讲坛,着书立说,越来越像教授。医生见死不救,草菅人命,越来越像杀手;杀手出手麻利,不留后患,越来越像医生。明星卖弄风骚,给钱就上,越来越像妓女;妓女楚楚动人,明码标价,越来越像明星。警察横行霸道,欺软怕硬,越来越像地痞;地痞各霸一方,敢做敢当,越来越像警察。这年头,军委领导说解放军的工资如果翻四倍可以打美国,翻三倍可以打日本,翻两倍可以打台湾,翻一倍可以回家打老婆……

????听着他的这玩世不恭的大多是自己创作的顺口溜,我不禁莞尔笑着暗道:“真是个能搞怪的家伙,这样的句子也想的出。”

????此人眼看不过二十来岁,不可能是油麻地一区的头目。

????我不敢耽搁,继续上爬。

????下边的手下们没有我的任何命令,也不敢贸然行动,更没本事在后边跟着我爬,只好待在原地待命。

????我爬到了三楼,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经验,一般作为头牌人物,房间的装饰一定与众不同。

????要么就是富丽堂皇的要命,要么就是简朴节约的叫来看的客人想吐血,就连房间里的灯光都不会和别处小弟们一样。

????我思绪繁多,身形却不凌乱,朝向一个明显富贵的灯光处挪动自己的脚步。

????这座建筑楼的墙壁异常的粗糙,如此更加强了我攀爬的力度。

????我很容易便来到靠边的一处房间墙外。

????我把头向里边一探。

????发现一个五大三粗的人正坐在房间里的长沙发上。

????深灰色的沙发柔软华贵,望上去异常的舒适,至少比我现在的姿势要舒服许多。

????在他的怀里有一个女人。

????那女人还满有姿色,身材修长性感,头发乌黑搭在屁股上,想必是此人的情物玩偶。

????房间里的两个人此刻正在无间的亲热着,想必一会儿就要去干那龌龊的事了。

????我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????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,一来就遇到这种好时机。

????我不在乎是否能大饱这肮脏的眼福,但若是他们做爱的同时我进去撕杀,对方想必没有丝毫的戒备。

????杀了对方的头目,那么下边的小虾米们就好办了。

????我就这般趴在窗户上静静的等待着。

????等待着时机的到来。

????我身下的手下们不知所措,等的也有些急噪。

????有几个急性子已经开始向我招手和轻声的喊叫。

????我没有搭理手下,继续望向房间中的情景。

????两人已经开始逐渐的褪下衣服,裸露的交欢,但还没有达到最高潮的部分。

????我看的有些恶心,但为了事业,也只好硬着头皮等待下去。

????那男人真够强,不愧他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身材。

????他已经坚持了好久,却仍然没有半点要松懈的意思,持续的蹂躏着那个女人。

????女人则逆来顺受,只是疯狂的欢叫着。

????两人的身体在有节奏的颠簸

????男子突然出手打了女人一巴掌,骂道:“你个贱货!”

????女人并没有反抗,而是继续声撕力竭的叫床,甚至还大声的符合着:“哦~哦~我是贱人!哦~啊!大人,干我吧!干我啊!用力~我最下贱了……”

????女人非常的骚,我不禁咽了口水。

????那男人又开始打身下的女人,女人依旧迎合。

????他在享受着虐待她的快感。

????她在痛苦的迎合,却还要百般颜笑。

????我想起了卢楚风当初在我眼前折磨林媚儿的情景。

????心中生痛,恨意油然而起。

????我恨不得马上进去将那男人给切成八块,却还要等待时机。

????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不小孩子了,如今我知道什么时候不该冲动行事。

????我舒缓了一口气,依旧不动声色的望着屋内的一切。

????下边的兄弟越来越焦急了,我还没那么急,他们就都抗不住了不断的向我呼吁,想要得到下一步的指令。

????我只好冲着他们挥挥手,示意暂且等一会儿。

????我想等我抓住时机,冲到房间里杀那斯的时候,再叫手下们冲进房间。

????可是手下们却看错了我的手势,发现了我的手形后以为我是要他们立刻进攻。

????我怔怔的望着自己的手下们愚笨的从腰间抽出了长刀短剑,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帘中。

????“这些个白痴。”我轻声痛骂着这些个家伙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????别墅下边已经传来了喧闹的声响。

????看来他们已经打了起来。

????我的手下,以前是做保镖的,毕竟有些实力,现在还算有些本事,但面对强自己数倍的兵力,怎么去抵挡?

????我听见喊杀声愈大了起来,大概建筑后边的人马听见了建筑内的喧闹声,也听从我当初的命令,跟着就从高楼后身攻打过来。

????楼下瞬间乱作一团。

????我没有选择了,现在我只有立即跳入房间内和对方的头目做个了断。

????这个时候,房间里的那位大哥也觉察到了楼下的响动,和女人交欢的程度有所降低。

????我赶忙跨起身子,向房间内奔去。

????我用剑柄砸开玻璃,冲了进去。

????一个人影突然闯进房间里,而且是从窗户进来,白痴也知道是歹人。

????那男子立即准备起身。

????我没有给他机会,立刻挺剑刺过去。

????他也豪不迟疑,见我的剑锋凌厉,好象一道暗芒刺杀过来,便赶忙躲闪。

????他那赤露的身体空往一边躲闪,却将自己身下的女人暴露给了我手下的剑光锋芒。

????他在离开的同时,还卑鄙的拉了自己女人一把,拉到我面前,想给我留下障碍,好给自己争取时间。

????我没有时间再把自己的剑收回来了,我的杀人剑直接刺进了那女子的小腿里。

????见血了,是温暖的阴性鲜血。

????女子昏死过去。

????男人马上开始大叫的开门,想叫自己的手下来帮忙。

????我没有被眼前的残像而迷惑,干脆的将剑抽出来,拉出一股血花。

????又一次面对他。

????男子没有武器,而且身体赤露。

????为此,或许我本该可怜他,会多少手下留情。

????但是,他竟然拿女人来当挡箭牌,我无法忍受,今天一定要将其杀个面目全非不可。

????我挺剑反复乱舞,毫不留情。

????男子身上被我刺砍削的血流不止,他疼痛的乱叫,就在门即将要被打开的瞬间。

????我一剑削断了他的一条腿。

????他疼的哇哇大叫起来。

????我一手伸出,立刻关上了门,锁紧。

????我听见门外对方的手下众人在猛烈撞门,全力想进来,不择手段。

????但是,我的手臂的力量也不是吃素的。

????房间里依旧是我和他两个人。

????“你他妈给我个痛快吧!”他终于有点像男人了,蹲坐在地上,碗大的腿上血疤还在汩汩冒血。

????“哼!”我冷哼一声,暗想自己也不能再玩下去了,下边自己的兄弟们还在浴血奋战,我该当去支援才是。

????“成全你。”我冷言道,支起了剑。

????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突然砸过来一个匕首,我看那匕首隐隐发黑,想必是有毒了。

????若是早几年的我,根本不是这样迅速的匕首的对手,一定死在他手下。

????但现在,如此的速度,来自一个受了重伤的人的手上,我尚且可以全身而退,虽然有些踉跄,后退的差点摔倒。

????想不到这人还这么能欺诈,刚才还是一脸顺死的表情,现在却又来偷袭我。

????我更加的生气了。

????但是,他却在这短暂的时间内爬到了门前打开了门。

????他门外的手下开始泉涌般的冲进来,就要将他淹没。

????我见势头不好,赶忙冲过去,趁着他还没有逃远的时候上去补了一道狠命的剑。

????这一剑来的突然,他却早以为已经逃的远离了我,却没想到我的剑身如此的长,此时仍然足以触及他的脖子。

????我一剑穿其喉咙,那五大三粗的头目被我这般一插,整个人好象个插烧包般。

????我的剑锋从他的口中穿出,削掉了他的舌头,他圆目怒瞪,瞳孔中却恍然没了光彩。

????其身边的手下看了,尽皆惊讶的瞠目结舌。

????一时间没有人胆敢动缠,皆被我的惊人必杀技所吓唬的身心具裂,骇然非常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