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十一章 岳父大人-欲火青春 亚博体育手机下载,亚博app官方,亚博pt娱乐

欲火青春

第三十一章 岳父大人

住家野狼2016-11-11 16:30:37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到了四院,望着那耸天矗立的住院部大楼,我有一种直觉,于洋应该在里边,现在是下午将近四点的时间,她应该不会去别的地方。

????每当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,特别是在三四点钟的时候,是每个人最需要呵护陪伴的时候,如果此刻尤其是老人孤单一人在家的话,会感觉特别的凄凉和无所事事,因为当时天不是很黑却也暗淡的让人发狂,没必要开灯也没有说话的亲人,现实的孤独着实是个凄凉的时刻。

????这个时候于洋若是有心,本当来看望自己的父亲的。

????我走出黑色轿车门,跨进医院的大门,院落里有不少花草和喷泉来做装饰,不愧是市里最好的三级甲等大医院。

????还没有走进住院部大门里,我就已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水味,希望这里没有传染源才好。

????医院大概有三个市中心的广场那么大,最高的一幢楼是新建的急诊和住院楼。

????我没有叫司机跟来,而是在车里就将于国庆和吴凡手上的绳子解开,叫他们跟上我。

????当还在路上的时候,我就命令吴凡,叫他将一切在Y市里的医药势力都动用上,务必联系好这家大医院里的医疗体系,不管是不是让他付钱,我都希望于洋的父亲尽快可以成功的做手术,最后安全的出院。

????想想于洋那单薄的身材,消瘦虚弱的小脸永远是一副气鼓鼓的不服输的样子,倔强和强硬的好象一块至尊的钻石般,实际上却又是真的弱不经风。

????如果她再用学习的课余时间去做什么酒吧女,打零工的话,我心中会非常不是滋味。

????过年,使人们都很快活,快活到不能喝酒的使劲喝酒,能抽烟的继续猛抽烟,陪亲人,陪朋友,大吃大喝,有糖尿病的也整天抱着德芙猛啃。

????以至于现在放眼望去,整个挂号看病处都是来往的人群,穿流不息。

????人们皆在后悔春节时候为什么没有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,只顾着一时的痛快却没有想到如今看病花钱的痛苦,暗想明年春节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欲望,不再为了快活而放任身体了。

????但是,到了时候又将是今天这番景象,人们总是在错事后去反省,然后诱惑来了又继续犯错,大家都一样不知道死活的在挣着命运生存着。

????我伸手拽着于国庆的领子,将其拽到自己的身边,在四周嘈杂的人群中问其道:“你爸爸的病房在哪里?”

????他战战兢兢的回答道:“在十四楼,上电梯后右转最后一个房间里。”

????十四~这可真是个好数字,想必这一层楼上住的病人的医药费可以稍微比其他的楼层少一点,不然鬼才愿意住在十四楼呢!不然病不死也要被心理疾病给折磨死。

????电梯是面向市外透明的,站在上边,上升中。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下边的人群车辆越来越小,最后好象一只只蚂蚁一般在缓慢的蠕动。

????“于国庆,一般都是谁来看望你父亲啊?”

????说实话,我不希望看见一些新面孔,例如于洋的某某大婶大伯的,见了他们我会不自在,也不会和他们打招呼,他们来找我问好我又不能不理,理了又嫌麻烦,所以还是没有的好。

????“没有什么人,除了我妈妈和于洋两个人,平时我要照料在夜市里的火锅摊子,所以也很少来。”

????于国庆道,他一直都站在我的身后,并不敢站在我前边,好象成了我的仆人般,若是于洋也这般乖巧的话,一定是一个好妻子了,我微笑着想象。

????“吴凡,你联系好了这里的院长了吗?你最好尽快把她爸爸的病看好,这样你也能尽快的自由。”我将自己的条件再次警告他道。

????“我知道了,您先等一下,我已经通过熟人联系到这家医院的院长了,短期内应该可以将手术开展的。”他向我道出好消息。

????我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

????电梯或许是为了病人的病情着想,上升的速度很慢,这让我急的直颠脚,我想尽快确定于洋到底是不是在这里。

????说实话,他父亲的死活我根本不关心,我所关心的是于洋的心情。

????终于到了十四层,还好一路畅通并没有人在中间按别的楼层的按键,不然要更慢了。

????这座高楼大概有三十层之高,我们仅仅是在它的中段停下,我望着下方的来往的车辆人群,就已经有点眼晕了。

????出了电梯门,我按照于国庆所说的方向走去。

????她此刻说不定就在那最右边的病房里,我有点紧张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眼神。

????我还从来没有怕过任何女孩儿,她是第一个让我心颤的的女人,或许会影响到我此后的人生吧。

????我尽量装做轻松潇洒的推开了右边最后一间病房的房门,这里其实是很闷热的,而且病房的整体构造很深邃,若是一旦发生火灾,我想这里的病人都要遭殃。

????虽然闷热,热的我几乎出了一身的浅汗,可面前这间病房的大门却紧紧的关着。

????我推开门后,看见的是三张陌生的面孔,两张老脸分别是两个老头,他们面色憔悴想必是家人很少来探望。

????而最靠里边的一张床上,有一个中年人正半眯着眼睛靠在病床的后背上轻微的喘息着休息。

????他面色苍白,一个宽大的国字脸形,脸部消瘦的轮廓分明,眼睛已经深深的凹了下去,嘴唇微微的半张着。

????看样子奄奄一息,怎么看都跟个僵尸似的,整体形象并不比身边的两个临床老人好到哪里去。

????病人就应该有病态吧,就好象我们在畸形的社会里畸形的生活一样。

????房间里再没有别的人了,我暗叹一声,难道于洋不在这里?那她会去哪里呢?心中不由的担心起来。

????而那中年人看我们来到,眼睛一亮,想必对于病人来说,有亲友来看望自己,即使手中没有带什么礼物,也是很让其心暖的一件事情。

????“国庆,你来了!”

????做爸爸的看见自己的儿子来看自己,总是不免一阵欢心。

????而对于一个知道自己可能就此死去,并且一直在拖累家人的人来说,有亲人来看他,绝对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和鼓舞。

????于国庆正要说话,我故意用手碰了他一下。

????他人还算是聪明,马上明白过来了是什么意思,便赶紧问道:“爸爸,于洋她人呢?她今天来过吗?”

????儿子来了之后并没有先探视自己的病情,而是问自己妹妹的去向,让中年人不免有些寒心。

????不过,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全家的累赘,也不好发什么脾气,便如实的道:“你妹妹她还没有吃饭,现在去食堂打饭去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????中年人的话刚刚说完,我听见身后的门响声,想必是她回来了。

????我背后一股凉风袭来,我紧张的半张着嘴巴,斜眼睛向后望去。

评论列表: